renegade

大好きになった…どうしよう?

本来想写文…结果最后瞎折腾涂了个水哥
真恨自己不会画画,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看

如此以致于 00

*宇智波止水x宇智波鼬,无差,反正没肉
*下章带带卡玩
*现代pa,自由撰稿人兼职模特的阿水,以及大学生尼桑
*有参考张悦然老师作品的一些设定
*双向暗恋的前提,但是都以为彼此是直男。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会有bug,因为我只在纽约待过两天,orz
背景设定篇,所以是00吧…

-

十月末尾的纽约已经开始转冷。北方拂来的风紧巴巴地拽住了晚秋的末尾,于是行人也添上了色彩斑斓的暖服,熙熙攘攘的,水果糖的颜色。

鼬走在路上,算不上轻松——双肩包中盛满了随意堆放的材料,一本约莫一两寸厚的书支棱起了一个突兀的尖角,在脊骨上烙得生疼。于是他皱着眉向街边挪去,伸手去拧拴包的布链。

他又想起了那一天,也该是熙熙攘攘的大街。卷毛男孩儿从街角衍生出的枝桠匆匆跑来,身上带着迷朦的水气与皂角的香味。他伸出手去接鼬拎着的箱,彼时还是穿短袖的季节,鼬很自然地顺着他弯着的胳膊去看,框起的是攒动的人头与模糊的霓虹。

那是什么景象,鼬已经记不太清了。

“我是宇智波止水,虽然你肯定已经知道啦。” 他的微笑像是冬日清晨的太阳,带着恰到好处的暖度。止水顺着鼬的眼神看过去,背过身。

“这个城市真好,不是吗?“他听见止水说。

-

“你没救了。”

宇智波带土在第三十次企图用往人身上扔小纸团的幼稚方式以示他的震惊,以及在滔滔不绝地进行了长达二十分钟的分析后,终于找到了自认为合适的词语为这个既定事实盖棺定论。

天地良心,他自认为对自己这位天才表弟的性子具有全面的了解——这是有根据的,毕竟他们也曾穿一条裤衩住一间房长达十几年之久。

主观来说,宇智波止水可谓相当完美。客观来说,几乎很难从宇智波止水这个人身上挑出些什么毛病来。以至于带土并不很长的青春全面笼罩在拥有一个天才弟弟的阴影之下,毕竟家长总是更偏好学习好的那一个。更况且人天生生得一副好皮囊,长腿身材好又有张俊俏的脸脸,放哪儿都是招蜂引蝶的主。然而,这“放哪边”的前提却颇为苛刻。

止水是个gay。他从未刻意隐瞒过他的性取向,玩的近儿的人都清楚。带土也对此抱无所谓的态度。毕竟搭伙儿过日子嘛,和谁不一样呢,他也懒得去打听。而止水心里也有杆天平,桃花不断,但也修理得颇干净。他好像从未喜欢上过什么人,唯带土对此心知肚明。

猛地间——天平断了——发出啪地一声脆响,于是他就摔到了地上。而罪魁祸首毫无负罪感地坐在他面前,支棱着下巴,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当然不信。带土在心中疯狂呐喊着,但他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在心中重新权衡一遍,最终吐出一个干巴巴的哦。

宇智波止水看着他,若有所思。

-

他们已经同居两个月了。确实是字面意义上的同居,不带丝毫污秽的成分。鼬在拼房网站随意筛选出一个条件适合的,然后拎包入住——相识的过程仅此而已。

鼬对止水是满意的,生活空间整洁私生活端正,至少他作为一个室友也不该奢求太多。但他确实希望更多,而这是后话了。

鼬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蛮孤独的人,至少他向来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在宇智波鼬长达十八年的人生来看,这没什么不好的,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这条生存法则存在什么弱点。他很习惯给自己画个圈,里面装着佐助和寥寥无几的友人,鼬将他们保护起来,无条件地对他们好。除此之外他的社交关系几乎是一片空白。

也因为如此,换环境对他而言并不致命,他完全可以输入之前的生活模式并持续运转下去。
直到他遇见了止水。


鼬深吸了一口气,用钥匙打开了门。

毫无意外地,房间的灯暗淡着。桌上摆着一碗清汤,细白匀称的细面用水捞过,晾在一旁抹茶色的盘子上。他伸出手试了试温度,应该凉了许久了。止水在某些方面细心得令他惊讶——碗被保鲜膜仔细地包裹住,一张黄色的便签纸被沾在封口处,上面画着一张大大的笑脸,看上去着实很像海绵宝宝——他不禁笑了起来。

止水的房间没有人,但房门总是半敞着。他似乎从不介意共享自己的隐私,甚至持有一个欢迎的态度。相比自己的房间,鼬总觉得止水的房间更富有那么一些人气味。那更像是一个男孩的房间,不那么整洁却温馨。床头柜叠着一踏印着写真的杂志,角落里则摆着一只已经有些磨损的鞋盒,盛着色彩斑斓的游戏磁带(也许是带土留下的,他想)。唯一还维持简单的只有书桌上叠起的文稿,带着一丝不苟的气质被摞成标准的砖块。墙上用透明胶随意的粘了几幅海报,@他看出那是更年轻一些的止水神采飞扬的模样。

于是鼬终于感受到了羞耻心,他飞快地把盛着草莓蛋糕与苹果的纸袋放在止水的床头柜上,然后逃跑似的窜回了自己的房间。

鼬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熟悉的毛绒材质让他安心。他的脸此刻正在发烫,这很不像平常的他,至少这很不宇智波鼬。

他好像喜欢止水,他的房东亦或者舍友。这个念头像冰奶茶里的爆珠,汽水糖里的柠檬夹心。他几乎还未对此作出反应,但他的头脑已经先一步代替他承认了,并且叫嚣着迫使他同意。

你没救了,宇智波鼬镇静地对自己说。


TBC

小短篇,我下周考完试就能给他写完
晚上吃完饭脑子冒出的脑洞 嗝
谈恋爱的道路道阻且长啊小同志们